移动版

又下一城!“中植系”半年5次买股份,上市公司版图扩至26家

发布时间:2019-09-07 18:37    来源媒体:和讯

导读

在众多资本趋于保守之际,“中植系”则格外活跃。

2019年5月以来,“中植系”接连入股*ST宇顺(002289.SZ)、*ST美丽(000010.SZ)、皇庭国际(000056)(000056.SZ)等上市公司,其活跃的身影与其他资本纷纷收缩战线形成鲜明对比。

这两天,“中植系”再下一城。

进击的“中植系”

9月4日,经纬辉开(300120.SZ)发布公告称,张家港保税区丰瑞嘉华企业管理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丰瑞嘉华”)在公司的股票非公开发行中认购3605万股,以每股5.55元的发行价格计算,丰瑞嘉华此举共耗资约2亿元。

此次股权变动后,丰瑞嘉华以7.76%的持股比例一举成为经纬辉开第二大股东。而据天眼查显示,丰瑞嘉华正是“中植系”麾下公司。

公开信息显示,中植集团成立于1995年,解直锟为中植集团实际控制人。对于外界来说,解直锟的标签很多,比如“著名歌星毛阿敏丈夫”、“中央汇金公司总经理弟弟”等,但其本人一向低调、神秘,罕有言论流出。而经过多年发展,“中植系”从黑龙江走向全国,目前已形成为一个拥有一万多名员工,麾下掌控数十家核心企业的庞大资本系族。

同样在9月4日,宝德股份(300023)(300023.SZ)也公布公告称,赵敏、邢连鲜协议转让给北京首拓融汇投资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首拓融汇”)约3161.07万股股票,已于2019年8月30日完成过户登记手续,交易总金额为2.5亿元。

天眼查显示,首拓融汇同样来自“中植系”。而“中植系”还握有宝德股份第二大股东重庆中新融创40.8%的股权。此次转让完成后,“中植系”一举掌控了宝德股份第二、三大股东手中的股权,合计共28.17%,

这与宝德股份第一大股东赵敏34.04%的持股比例已距离不远。

最近几个月来,就在资本市场雷声不断,各路资本纷纷趋向保守之际,“中植系”在A股却大举出击,动作频频。

5月8日晚,*ST美丽发布公告称,公司股东深圳五岳乾坤投资有限公司持有的股票4285.54万股被已拍卖成交,受让方为“中植系”旗下红信鼎通资本管理有限公司。

5月14日,皇庭国际发布公告称,其控股股东皇庭集团获得深圳市康顺晟源实业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康顺晟源”)增资,后者获得皇庭集团20%股权。而康顺晟源同样来自“中植系”。

但是,就在“中植系”攻城略地的同时,这艘被称“万亿户”的资本巨舰头顶也不断响起警钟。

大展财技

公开信息显示,近期“中植系”与大名城(600094)(600094.SH)的合作遭遇“退货”,其以25亿元出售给大名城的中程租赁因业绩巨亏,被对方原价卖回。而在5亿元的尾款问题上,“中植系”未能在原先约定的8月底付清,引发外界对其资金状况的担忧。对此,小债也曾发文质疑。(万亿“中植系”拿不出5亿尾款背后:资产疑注水,警钟已敲响......)

“中植系”相关人员对小债表示,上述5亿尾款并非“拿不出”,而是分期支付。据小债查阅当期公告显示,双方约定在2019年8月31日之前支付完成5亿元尾款。到期后,“中植系”并未拿出5亿元支付给大名城,而是又将其分作三期延后支付。

对于小债提出的关于经纬辉开、宝德股份的相关问题,对方并未给出任何实际的信息。

而为了“中植系”能顺利回购自己曾经的资产,“退货”一方的大名城控股股东名城企业集团非常“体贴”,专门向“中植系”提供了12亿的借款。面对“仗义”的名城企业集团与“中植系”辗转腾挪的高超财技,小债已经看晕了~

而在不久前轰动一时的“罗静案”中,“中植系”为法尔胜(000890)慷慨接盘的举动,也让外界对其资本运作套路十分不解。

彼时,法尔胜(000890.SZ)子公司上海摩山商业保理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上海摩山”)不幸中招,涉及金额高达28.99亿元。而面对这笔巨额“坏账”,法尔胜转身便交到了“中植系”手上。

公开资料显示,上海摩山注册之初,“中植系”便持有其90%的股权。成立不久,“中植系”向上海摩山增资3亿元,然后将股权以6亿元的价格转卖给了法尔胜的控股股东——江苏法尔胜泓昇集团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泓昇集团”)。

此后,上海摩山被注入法尔胜,而“中植系”与上海摩山仍存在密切联系。比如在2015年摩山保理的负债当中,有超过11亿的资金直接或间接与“中植系”相关,占摩山保理期末总资产的近半数。

“中植系”到底为什么肯为法尔胜“仗义接盘”,财技背后令人好奇。

资本腾挪深入25家上市公司

在“中植系”的资本运作中,其经常将旗下PE用募集来的资金先低价投资项目公司,时机成熟后再将资产高价注入上市公司。比如近年来,“中植系”先后将旗下的富嘉租赁、润兴租赁、庆汇租赁、中程租赁、丰汇租赁以及摩山保理等资产注入多家上市公司,如康盛股份(002418)、达华智能(002512)、宝德股份、金洲慈航等。而随着上述租赁公司业绩滑坡,收购这些资产的上市公司大多又选择向“中植系”回售,涉及金额约50亿元。

在这些盘根错节的表面现象之下,则是“中植系”庞大的资本布局。据*ST宇顺5月底公布的一份公告显示,彼时“中植系”触角所及的上市公司已达25家之多,如今加上“新入伙”的经纬辉开,数量已经达到26家。

但是,近年来“中植系”在拓展版图的同时,其资本运作也常有意外之举。比如2018年初,其突然提出,要将其重要资本运作平台中融信托32.99%的中融信托股权出售给经纬纺机,引发外界震动。

公开信息显示,2001年,中植集团通过参与重组将中融信托纳入麾下,之后中融信托成为其在资本市场攻城略地的“马前卒”。在信托行业,中融信托算得上是一匹黑马,短短数年间便跻身信托“第一梯队”。2008年,中融信托将总部迁至北京,2009年资产管理规模突破1000亿元人民币,2014年资金管理规模超过7000亿元。

最终,“中植系”出售中融信托股权一事,随着当年10月恒天集团董事长张杰被查而被终止。

但就在这笔交易终止的同时期,据《新京报》报道,中融信托旗下地处望京核心地带的星城国际大厦被打折出售,估值约为20亿的房产,挂牌价格被打了7折,仅为14亿多一点。

还是在此期间,“中植系”旗下最重要的PE平台中新融创也发生股权变动。2018年10月,TCL集团以最新持有其49%的股份,成为中新融创第一大股东。而“中植系”旗下的北京中海嘉诚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持股比例减少至40.8%。

一边是频频买进上市公司股份,一边是处置资产打折卖楼,5亿尾款还要违约,对于活跃在中国资本市场上的“中植系”,你是怎么看的呢?欢迎在下方评论留言。

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:债市观察。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和讯网立场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请自担。

(责任编辑:王治强 HF013)

看全文

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